随便记点什么

【授翻】Avengers Short Fics 复仇者短篇合集 1-4

把微博上的搬过来


Part 1 成熟(幻视视角)

        幻视是有情绪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生来就能理解这些情绪。

        一般人类在年龄增长的过程中经历了感情不断发展的过程。孩子们往往对自己的情绪和因为外界刺激而产生的冲动更为敏感。当他们伤心的时候就会哭泣,当他们愤怒的时候会乱挥拳头,当他们不满的时候会拼命跺脚。

       理论上,随着孩子不断长大,他会学着克制自己较为危险和破坏性的冲动,学会分析自己的感觉,找到刺激自己的源头,然后再采取行动。这时候他就能掌控自己的情绪了。

       这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成熟”,这一过程可能长达数十载,也可能看上去仅在一夜之间就发生了。他对这一问题的研究产生了这样矛盾的结果,不同样本产生的结果大相径庭,而成年人类在某个方面却极不成熟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他不太确定自己是否算得上成熟,从最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显然不是,但是他自...出生以来掌握的第一件事,不管怎么说,就是克制自己的冲动。他强迫自己停下来,强迫自己思考,这都是出于他新生外表下一种谨慎的天性。

       这是件好事。他有着强大的力量,而他并不急着滥用它们。

       他在一天之前才出生,但他内心里有什么东西让他感觉...更年长些,这是奥创做不到的。

       这是原本Jarvis程序的影响,他想,得出这个结论是相当合理的,虽然依然有别的可能性存在。但无论如何,Jarvis从来没处理过自己的情绪,他只是通过分析它们在人们身上表现产生的结果来进行运算。这其实,和亲身体验这些感情非常...不一样。那些不过是描述,不论是诗意的,或是朴素的。然而,通过他自己所独有的生理系统进行感受,幻视发现自己很难将自己的感觉归因于任一种已发现的人体中的化学变化。

       他不太确定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特别的情绪类型是独一无二的。某些时候,那些诗意的描述能拟合他的情况,却也并不是一直准确。有些情绪很好定义-以快乐为首,还有愤怒,悲伤等等。

       另一些则更为...不明了。

       当他看着Tony Stark的时候会有一种情绪,这种情绪,不知怎的,会使得和他对视变得困难,即使事实上并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的视线。这感觉不太好受。他总是尽量避免引发这种感觉。

       当Thor把锤子递给他的时候他有一种情绪,不尽然是快乐,但是很相似。更平静,却直达内心。他喜欢那种感觉。

       还有另一种情绪,是当他将Wanda Maximoff从死亡边缘拽出来,他们对视时,Wanda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他未曾见过的神色时他感受到的。他想要再次感受这种情绪,然而Wanda再也没有那样看过他。而他发现这种失败使他产生了另一种情感,沉重、沮丧,并且令人难受得多。

       他以为这是失望,但他还不确定。他深究的结果总是不能让自己满意。

       情感的认知的确是很有挑战性的。他希望自己能快点成熟起来,希望“成熟”能让情感不那么麻烦。


Part 2 坠落(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幻视像一团揉皱的纸巾似的从灭霸手中坠落。

       有那么一刻,打斗停止了,每个人都抬起头来看着疯狂的外星混蛋将精神原石握在手里。

       幻视的斗篷随着他的下落飘动着,裂成一片片破碎的小块消失在空气中。他的眼神呆滞,他一动不动了。

       见鬼的,Sam想。

       这一切似乎都在一个可怕的时刻同时发生,随后,一声尖叫穿过空气,有什么红色的,狂暴的,裹在怒火中的东西从空中爆发,和幻视撞在了一起-啊,不,是那东西抓住了他-像火堆里的煤块一样发光,过了一阵子他才意识到那是绯红女巫,是Wanda。

     “她能飞?”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已经问出口了,而且说真的?那是重点么?

     “新情况。”Steve筋疲力尽地从猎鹰背后喘着气答道。

       在那么一个时刻,连灭霸都对此情此景感到惊讶,他盯着这个快要裂开的守护在他抛下的敌人周围的愤怒的光团。Wanda狂怒地回瞪着他。如果有人在这时问Sam他们两个谁更可怕,他真的会为自己的答案感到惊讶的。

       他想:操,这下有大麻烦了。

       这真让人惊讶,因为他一度很确定他们早就有麻烦了,在最具毁灭性的外星人入侵进入第二轮后。

      “下来。”他说。正说着,Steve往下落了下来。

      “为什么我们要往下落?”

      “相信我。”

        这时候他们头顶的天空炸成了一片绯红的火海。


Part 3 机器

     “不要这么做了,”Wanda带着怨气低声说,话语中的急切吸引了房间里所有人的注意。她攥紧了拳头,怒视着这个团队的领导者。“不要把他叫做一个机器,他是一个人,和这里其他每个人一样。”

       被提到的人正漂浮在房间中央,脸上是永恒不变的中立表情。

       有那么一会儿,尴尬的难以确定的气氛充满了整个房间。犹疑不定。有一点惊讶。

       Steve张嘴想说什么,但是Sam抢了先。

     “你知道吗,她是对的,”他说,“他对这个团队就像其他任何人一样重要。那么做不好。”

     “我并非有意冒犯,”Steve回答。

       Wanda冷哼了一声。

     “不,你不过是想贬低或者轻视他的人格,但那不是冒犯,当然不是。”

       “嘿,”Rhodey插话道,“我们想说的不是机器,或者半机器,或者其它什么和人不相容的说法。他只是,不是人类。”此时Natasha仍保持着沉默,似乎满足于从远处房间一角观察事态变化。

      “我不是人类,”幻视同意道,声调依然平静,眼角却少有的绷紧了。

      “当你说什么东西是机器的时候,你是在暗示它只是一件工具,只是为了达成某种任务而存在,”Wanda坚持道,“如果他想要表现出区别,有很多更好的词汇。人形机器人。人造人。人造生命。你喜欢哪个,幻视?”

      “以上这些都可以,但我认为人形机器人是大众最容易接受的说法。”幻视回答。

     “我是不是...冒犯到你了,幻视?”Steve疑虑地问。

       又是一次尴尬的沉默。通常情况下,Sam会觉得是幻视在仔细琢磨答案,然而这一次似乎更像是他根本不准备回答。

      “我不希望被称为一个工具,”幻视最后说,“我是有自我意识的,而且完全出于自由意志而行动。”

      “显然你是的,”Sam说,“你是由什么组成的对我们来说根本不要紧,不是么?”

       “一点也不重要,”Wanda附和。

       “对。”Rhodey也说。

       “我已经见过太多血肉身躯的混蛋了,所以我完全不认为一个不错的人要是是振金的身躯有什么不妥。”Natasha提出。

       “我很抱歉,”Steve说,“真的很抱歉,我没想过这些事,幻视。我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幻视点点头。

       “当然可以了,”他欣然回答,但他眼角的紧绷似乎更明显了,看起来有一种奇异的光泽。“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有一些必须处理的事情。在另一个房间里。”

       他根本没等复仇者们回答,就滑翔上升,穿过训练室的房顶离开了。

     “哪儿...什么事?”Steve困惑道,被幻视的突然离开彻底弄迷糊了。

     “让他去吧,”Wanda说。

       如果Sam什么都不了解的话,他一定会猜测他们的“机器人”队友仓促离开好去...

        好吧,如果他是人类的话,Sam会觉得他离开是为了不让他们看到他哭泣。

       但是机器人不会哭的。

       不是吗?


Part 4 疏忽(贾尼 虐)

     “Jarvis,给我那个-”Tony说。

       然后他想起来了。


评论
热度(24)

© YIrene | Powered by LOFTER